翻身農奴德曲:雅江河畔的悲與喜

發布時間:2019-10-27


圖為德曲老人(前排左三)和其他黨ν員一≌起重溫入黨誓詞。 記者 王珊 張猛 攝

  德曲,女,生于1934年12月,西藏林芝市朗縣朗鎮朗巴居委會居民。〖

  民主改革前,德曲跟著奶奶在昌都洛隆縣靠給農奴主打短工和要飯為生,沒有土地,食不果腹、衣不蔽體,受盡了各種折磨。民主改革后,德曲不僅接受了教育,還加入了中國共產黨,成為一名國家干部。現在,德曲老○人子孫滿堂,有房有車,其樂融融。

  陽春三月,從林芝市?區驅車沿著雅魯藏布江向西,一路春光無限。株株巨大的柏樹像衛兵一樣在雅魯藏布江兩岸靜靜矗立,和我們一起聆聽德曲☆老人的悲與喜……

  “我從小?就沒見過父親,我9歲時母親就去世了√,是奶奶把我拉扯大的。小時候,我和奶奶靠著打短工和要飯⊕維持生計。最糟糕的是過年的時候,因為家♀里沒有吃的,從大年初三開始,奶奶就帶著我拿著碗去要飯,討一些Ⅴ熬的突巴(л面疙瘩)、餅子來充饑。”德曲老人說,“秋天,我去幫農奴主家挖芫根、蘿卜,搬運青稞,換來一點點食物。后來,家鄉年年受災,討不到飯,奶奶被活活餓死了。奶奶走后,我無依無靠,投奔到了表姐家。表姐把我賣給村里的一戶貴族,當了7年?奴隸。”

 ‰ 德曲老人一邊招呼著我們喝茶,一邊繼續講述著,“這戶貴族叫朗旺卓姆,家里有8口●人,每個人都有自己?舒適的房間,而我們幾個〩奴隸只能住在牲畜棚里。當時我年齡小,除了背水、掃地,還要負責揀柴υ。每天早晨,我都要趕著兩頭驢到山∪上揀〥柴,天黑了才能回家。”

  “實在受不?了了∏,我們幾個奴隸就一起逃跑,Ⅲ跑了兩次都被抓回去了。”德曲老人擦了擦眼角的淚水,“他們抓我回去時,用繩子套在我的手¤上,騎著馬拽з著我,我只能跟著馬┊┋⊙跑,好幾???次摔倒在地上,被馬拖著走。”

  德曲老人說,“直到1956年,我們幾個奴隸才成功逃脫。”這次逃跑歷經艱辛,白天,他們躲在山坡上的樹林⊙里,生怕貴族家的人來追趕,等到晚上,才摸著黑Φ繼續趕路逃跑。這一路,他們又累又怕,終于從洛隆縣∞跑到了如今的昌都市所在地,遇?見了共產黨。

  “當時,我們7個人都被共產黨收留了?。共產黨對我們特別好,衣服、被子、褥子,甚至洗漱用具都是共產黨給發的,那段日子很快樂,在那里,我們第一次感受到原來?生活可以這么美好。”德曲老人臉上露出了ё-笑容。

  德曲Ж在昌都≈一待就是@半年,直到1957年,昌都解放委員會┍把他們送到內地學習。

  “我在內地學習了三、四年后,便來到朗縣工作。”德曲老人說,“比起以前,現在的朗縣,無論是縣城還是農村,都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,經濟發展、生活改善,你們看我現在住的藏式‘小別墅’,這些看得見、摸得著的幸福,都得感謝共產黨的恩情じ!”

  現在,德曲老人已經退休近30年了。?..退休后,她一直積極參加各種活動,尤其在宣傳黨的路∩線方針政策時,她總是沖在第一線。今年,朗縣成立了△“夕陽紅”離退休黨員◎干部志愿服務隊,卐德曲老人第一個報名參加。

  “我已經85歲了,雖然干不了什么┛重活,但是我可以把黨的好政策講給年輕人聽,教育引導他們感黨恩、聽黨話、跟黨走,珍惜現在來之不易的美好生活。”德曲老人樂呵呵地說。(記者:王├珊 張猛 張琪 王莉)

 

≈ бш (責編: 郭爽)
{{wanzhanqun_analysis}} {{website_analysis}} {{website_copyright }}
AG惊吓鬼屋开奖数据